章丘东皋西村救援纪实:皮划艇冲锋舟刚进村不久,就被水流掀翻冲走了

2019-08-13 22:43:00 来源: 大众网·海报新闻 作者: 贺辉

85岁的老太太被救出后精神状态还不错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济南8月13日报道

  记者 贺辉

  12日晚上,济南章丘区相公中学的救灾安置点里,文质彬彬的李全革一口气吃下仨馒头,开心得咧着嘴笑出声来。教室里的书桌被拼成一张张简易床,铺上软软的应急棉被,6岁的王子涵开心的和妈妈玩耍嬉闹……

  此时,距他们脱离大水围困,仅过去了三五个小时。

  受台风“利奇马”影响,济南章丘区遭遇60年来最大降水。8月11日晚,相公庄、普集两街道多个村庄进水严重导致内涝。

  12日早晨到晚上,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跟随救援人员进入受灾最严重的东皋西村,目击了村内湍急汹涌的洪水,以及救灾过程中暖心感人的点滴。

  人还没来得及往外跑,水就淹到了腰

  “‘哗’的一声水就涨起来了,人还没来得及往外跑,就淹到腰了。”

  12日下午5点,东皋西村的李家会坐着冲锋舟脱困后,显得有些疲惫。前一天晚上8点多涨水很突然,他一开始都没注意,没一会屋里的水就漫过了窗台。李家会和家人赶紧躲上二楼,一夜没睡,只简单吃了点干粮。家里积水退去之前,他们打算先去女儿女婿家暂住。

  55岁的李家会可能并不知道,村里上次发大水还是在他出生那年。同村的徐大爷比李家会大5岁,当时他已经记事:“1964年那次水也没这么大,这是60年一遇。”

  12日下午2点多,记者跟随一辆救援铲车进入村子,走到离村口100米的地方,水已经没过一米多高的铲车轮胎。视野中,一辆小双排货车被淹到车窗,洪水灌满了驾驶室,旁边几间地势稍低的瓦房只能看到门框的上沿。

  东皋西村紧邻漯河,此时湍急的洪水漫过河堤与河道浑然一色,若不是岸边的电线杆和堆放的工程物料,铲车很有可能分辨不清开进河道。同乘铲车参与救援的东皋西村小伙说,这条河平时水量其实很小。

  河边一处街口,齐腰的洪水异常湍急,从漂过的饮料瓶来看,流速至少每秒两三米。周围汹涌的洪水打着旋涡,而水下的道路情况又完全不明,记者半蹲在铲车上,感到胆战心惊:万一铲车开进坑洼重心偏移被冲翻车,一行人立马就会被裹进汹涌的漯河,几无生还可能。

  街口10米范围内,3辆私家车被洪水淹没,若不是被电线杆、巨石挡住,这些车早已被冲进了河道。这条长度不到300米的街道,十多辆私家车被淹没在水中,最深的一辆仅露出车顶。

  村内大多数房屋都是近些年新建的砖混房,经受住了洪水的考验,极少数夯土结构的老房子没能幸免,倒塌之后露出散乱的芦苇和檩条。一户沿街村民的门楼顶上,一条杂毛小巴狗哆嗦着不敢下来,救援人员叫它“狗坚强”。记者和救援人员尝试了几次,铲车的铲斗始终够不到它,只好让“狗坚强”继续坚强一下。

  “不行,里面水太急了,我的船被冲得撞了树”

  12日早晨,东皋西村村口,消防人员、舟桥部队、蓝天救援队都在不断尝试用皮划艇救人。但随着救援的进行,越往村东侧水流越急,皮划艇有些无法控制。

  济南市急救中心的蒋涛从村里巡查了一圈出来,“不行,里面水太急了,我的船被冲得撞了树。”当记者提出要跟救援人员乘皮划艇进村查看情况时,济南蓝天救援队的王义辉果断地拒绝了。

  他们的一艘皮划艇刚进村不久,就被水流掀翻冲走了,所幸救援队员及时脱险,他们的救援也一度暂停。

  上午10点左右,几辆军车拉着一辆辆印有“预备役部队装备”字样的冲锋舟赶到现场,这些冲锋舟比皮划艇更大,抗冲击力也更大。消防和舟桥部队立马跳进冲锋舟,冲向水流更湍急的地方搜寻。

  21岁的皋西村志愿者李鑫泰满脸淤泥,嘴角、头发上还留着杂草,腿也被划破了。

  “里面路很窄,有个很大的漩涡,我们的船就是在那里翻的。”万幸的是,冲锋舟上的人都穿着救生衣安全返回。他描述,村里有些地方水深超过2米半,冲锋舟经常被水流冲得打转,坐在船上也是胆战心惊。

  铲车底盘高、重量大,铲斗里能装人,成了这时最趁手的救援设备。

  大水进村当晚9点,最先赶到的章丘雷霆应急救援队就发布了“章丘相公(庄)急需5吨铲车参与现场救援”的招募消息。随着消息扩散,不少章丘企业主动提供设备,“铲车队”越来越壮大。

  “公司领导了解到水情,就让我们抓紧过来救援。”12日上午10点,济南城建集团旗下一家公司派出李俊宝等4人,开着两辆铲车从工地赶到了救援现场。这两辆车一上午进村20多趟,一次至少运出七八个人。

救援铲车来了,让老人和孩子先上

  “家里有人吗?还有人吗?”记者跟随李俊宝的铲车进村救援,每到一户房子都喊几嗓子,听到屋里有回声,就想办法过去救人。一些小胡同铲车进不去,救援人员不敢贸然下水。齐腰深的急流不会开玩笑,下了铲车多半救不了人还会把自己搭进去。救援人员只能先把绳子拴到树上,再放下皮划艇慢慢拉着绳摆渡进去。

  村内街道错不开车,他跳进齐胸的水中当起“人肉路标”

  到12日下午,自发赶到相公街道参加救援的铲车达到40多辆,但这也给救援带来新的问题。这些铲车没有统一的调度,听救人返回的司机说哪条街上还有被困村民,几辆铲车便接踵而至。村内街道错不开宽大的铲车,不断有车进退两难。就在这个过程中,有街道两旁的排水沟盖板被铲车压断,车轮陷进排水沟里。再加上被冲倒的树木挂断了电线,在不清楚是否带电的情况下,救援人员心里也没底,只好躲着走。

  救援险情频发之下,一名身材壮硕的救援人员跳进齐胸的水中,充当起了“人肉路标”,为救援的铲车指示道路。为了防止被洪水冲走,他只好单手拉住一根粗绳子作为保险。经过这位“人肉路标”时,铲车司机和救援人员纷纷为他竖起大拇指。

救援人员跳入齐胸深的洪水中,为救援车辆充当“人肉路标”

  李全革父亲瘫痪在床10多年,他家的位置铲车实在进不去,皮划艇一放下水瞬间被冲出几米远。12日下午5点左右,他们一家已经被困了近20个小时,

  在绝望和煎熬中,一架救援直升机呼啸赶来。

  在空中盘旋几圈之后,停在了李全革家上空。一副救生椅挂着垂绳缓缓下降,随后李全革一家三口被逐一吊上直升机。

  受灾之后,附近的通信基站在洪水中失效,不少受困村民手机打不出去。12日上午,一辆通讯信号车来到现场,不少在村口焦急等待的人第一次联系上了村里被困的亲友,现场有人喜极而泣。

  章丘明水的餐馆牛先生做好了鸡蛋汤和馒头,带着店员赶到村口,为救援志愿者和获救村民送来吃的。持续救援了十几个小时,临近中午,雷霆应急救援队的老周双手发白,浑身瑟瑟发抖。

  有义务送餐者递过来一个烧饼,老周双手接过,三两口吃完:“吃完赶紧救人去,时间就是生命。”

  带着获救村民排开浪花出来时,互不认识的铲车之间鸣笛致敬

  一辆辆铲车呼啸着开进村子, 陆续又有铲车带着获救村民排开浪花从村里出来,互不认识的铲车之间鸣笛致敬。村口不少亲友打着雨伞、踮起脚尖,仔细辨认着开过来的铲车上有没有自己的家人。

  “又救出来一个!”12日中午1点刚过,一名刚当上奶奶不久的老人怀抱着16个月的婴儿,赶紧把熟睡的孩子抱上了等候多时的车里。

  12日下午,救援直升机往返多次,从东皋西村往外救人。5点左右,又有两名老人乘坐直升机降落。看到母亲从直升机里下来,在此等候已久的李家河扑过去,跪在母亲面前,母子抱头痛哭。

  下午2点左右,一对八旬老人被铲车救了出来。老两口在水里摸黑站了一夜,第二天天不亮就等着有人来救。直到中午时分,听到有铲车响,他和老伴大声呼叫,终于被救了出来。老两口激动地忍不住抹起了眼泪,随后他们坐上大巴车,给女儿打了个电话报平安。

八旬老夫妻在水中被困10多个小时,被救出后泣不成声

  12日晚9点,济南章丘区相公中学的救灾安置点里,文质彬彬的李全革一口气吃下仨馒头,开心得咧着嘴笑出声来。被洪水困在村里20个小时没吃饭,他饿坏了。傍晚时分,李全革和他瘫痪11年的父亲被直升机救出东皋西村,这还是他爷俩“第一次坐飞机”的经历。

  “上午就带着店员在这了,尽一份力吧。”为李全革提供免费热饭的,是附近一家餐馆的老板。他得知这里临时安置着近500名受灾村民,早晨就熬了粥、炒好菜,带上馒头和烧饼赶来,招呼村民们吃点东西。

  相公中学教室里的书桌被拼凑成一张张简易床,铺上软软的应急棉被。晚上9点半,不少受灾村民都已经睡下。6岁的王子涵仍在开心的和妈妈玩耍嬉闹,此时距她们脱离大水围困仅过去了三五个小时。

  在东皋西村,救援从11日晚上9点开始一直持续到13日凌晨1点,近30个小时的救援,2000多人获救。13日凌晨1点08分,东皋西村最后一名受困群众被成功救出。

初审编辑:

责任编辑:杨凯

推荐阅读
相关新闻
乐虎app,乐虎棋牌
百度友情链接: 百度[www.baidu.com]